卖萌的莫里亚蒂

偶尔写些文字,但愿有人愿意停下欣赏。

暴风哭泣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希望新的一年云淡风轻。

doctor:我燃烧一颗恒星来向你说再见。
rose:什么时候我能在见到你?
doctor:你不能

去他喵的情人节థ౪థ

莫福 (少许RF)奇怪的世界

莫福(奇怪的世界)
这里是美国街角的一隅。如同千千万万个下午一样,街上总是人流如织,如此匆忙。这样平常的匆忙却让人感觉莫名心安,极易沉溺其中,这大概是另一种极端的岁月静好。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孩子突然蹲下身来出现在我的上方,手里拿着棵枯草学着清洁工人的样子来来回回“清洁”着我所在的地面,嘴里哼着街角喜欢手工艺的老妇常唱的欢快曲调。
“嘿!你好!我可爱的“清道夫”,麻烦你停一下,有人正在这里休息!”我扯着嗓子大声喊叫着,这个不绅士的行为让我有点愧疚。恰巧这时,传来了老妇叫他回家的声音。看着他蹦蹦跳跳远去的身影,我长舒了一口气。哎,我还真是不礼貌,这么久了还没有自我介绍:不知来自何处的观众,晚上好啊。我是……一粒有点与众不同的沙子。接下来,我将用我并不高明的讲述带给大家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请各位耐心静候。

“咳咳。我曾经也是一粒很普通的沙子,一天到晚麻木的乘着不同的风到处游荡。那天我被港口的风抱起,不知不觉来到了安静的墓园,肃穆的气氛让一切都很安静,除了前方一个男人压抑的抽泣声。前进过程中突然一颗泪珠滴落在我身上,我在这里的行程到此为止。我停在了那块儿刻着Reese的墓碑前,我惊讶的发现我可以感受到墓碑前的男人的巨大悲伤。如果可以,我真想拍拍他的背安抚他。可惜我只能看着他在碑前静默许久,之后一瘸一拐的慢慢离开。祝你之后能够一切安好,我默默说到。更令我惊讶的是之后无论多么大的风都无法将我带走,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墓园的生活除了总是要目睹人们悲伤的流露也没什么不好。直到一天夜晚某个人的出现开启了我命运的旅程。

那天晚上我正仰头数着天空中的星星:“244 245,…?”当我发呆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上空响起:“hi~我是jim。今晚夜色如何?”我左看看右看看:“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喔!先生,这可真是难得的真心的敬称。”看着我不由得想:他可真是个笑起来非常好看的魔鬼。“哈哈,被你发现了,”他摇了摇身后的尾巴,之后把我拾起放在掌心“来吧,跟我走吧,你将体验到你之前无法想象的乐趣。顺便,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所有的关于魔鬼的传说告诉我人跟魔鬼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还好我并非人类。他蜜糖色的眼睛轻轻一弯,我仿佛看到万千星尘悠然散落。带着最后的理智我问到:“您为什么想带我走?”“嗯~,收集带有强烈人类悲伤情绪的物品是我的爱好。你会有一堆朋友的。”随着他的尾巴一抖,最后一点疑惑烟消云散。再见,Reese先生的墓碑。

我来到了jim的房间。明明是个魔鬼,却有个暖色调的房间,不过装饰很诡异。里面像个精致品的百货市场,不过都是承载着悲伤的情绪的物品。只有一副摆在墙壁正中的人像例外。jim直接倒躺在沙发上,拿起一把古朴的刀具对着灯光缓缓的前后晃动,一向略带慵懒的声音这会儿十分激动:“各位,准备好迎接新朋友吧!”

第二天,一个小瓶子囚禁着灵魂的小瓶子出现在了夜晚时分经常想努力跌落下架子的茶杯夫人旁边。与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份角落里报道着离奇死亡案的晨报。


(鬼知道我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厌烦。难以抑制的厌烦。


无题

无题

面对他突然而至的死亡,夏洛克也只是感到惊吓从而松开了第一次与他紧紧相握的手,他死去的时候心中平静,充满向往,手心依旧温暖干燥。夏洛克平静的做出判断,拿出手机,拨打John的电话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夏洛克鬼使神差的回头望了眼躺在身后双琥珀色的眼睛依旧睁着却已经死去的莫里亚蒂。他的眼角一片冰凉他觉得自己心中并无哀伤。那个人再也不会眼中带着挑衅的神采看着自己,为了有趣谨慎细致的做着疯狂的事情,用充满戏谑的爱尔兰口音嘲讽这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像以往一样,我们的侦探平静的接受着,这令人激动的胜利,精准的进行着每一步,与John悲伤的告别中夹杂着不易发现的颤音。

夏洛克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如此空旷,寂寥。他想,也许是站在楼上的缘故。回头时有风吹过,莫里亚蒂额角的乱发被风吹动。也许他还活着。夏洛克这样想。当他甩开手机时再次不由自主的用余光扫向身后。夏洛克跳下楼时想,Jim.Moriarty自杀时是否和自己一样感到的刺激?不,他一定比我更刺激甚至有更多的体验,甚至愉悦。他总是比我更疯狂。这只是几秒钟的事,后来他开始强制自己冷静的思考该如何破窗而入才不会伤害到自己,毕竟自己和莫里亚蒂不一样,自己还没有完全疯狂。他需要什么事来平复情绪,茉莉也是。在吻茉莉的时候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Jim.Moriarty的眼睛让他有些不自然,他又开始想在风吹过的时候,他的睫毛似乎有轻微的抖动……也许自己真的疯了。夏洛克这样想到。

夏洛克讨厌等待。夏洛克开始了等待。

以前写的旧文很稚嫩,请原谅……


我不是在坑底,我是在空旷的盆地

只是单纯的想问一句……莫福坑里还有人吗😂

沉默

夏洛克在遇到华生之前,没有朋友。他一直和头盖骨先生交谈他的思路,推理方式,案件疑点,以及犯罪人员的心理活动。至于交流地点,头盖骨先生曾向221B所有的家具炫耀它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逛遍了全伦敦的头盖骨,直到它遇到了小黑伞……但是无论侦探在何地说得如何手舞足蹈头盖骨先生都默不作声。侦探微低眉眼想,这无所谓,我需要的只是倾听者。但是他遇到约翰后,这种自我安慰的话语的苍白无力让侦探感到很不好,看着买牛奶回来气急败坏指责他打破墙壁的约翰,他想,我也许只是需要一个有观点的人来刺激我的思维。再后来看着在金鱼警察面前维护着他的约翰,他嘴角微翘,想,我需要一个朋友,非常不错的朋友。

夏洛克有时会感慨,大英政府真是有钱没处花,竟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苏格兰场。但也好在他们没用,自己才有打发时间的事情做,有幸遇到他,一个散发着危险气息有着温柔微笑的男人——Jim.Moriarty。

夏洛克是个别扭的人,尽管他从不承认。他一直高傲的觉得自己永远冷静,感情是毫无用处的事情,他是最聪明的咨询侦探,只有有趣的案子才能令其为之疯狂。莫里亚蒂出现了。侦探打算分析对面人的细枝末节,但当他的理智撞进那深棕色的瞳孔时,他听到了理智破碎的声音。看着侦探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对面的家伙低下头狡猾的翘起嘴角笑意染上眼角眉梢。

此时的侦探做在藤椅上为自己沏了一杯茶,还加了些自己酿的蜂蜜。他并不喜欢甜食,就像不喜欢他那个喜欢吃甜食的哥哥一样的不喜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看着这杯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双眼睛,他在心里这样形容道:“仿佛浸在蜂蜜里的琥珀,甜蜜的深处藏着令人丧命的毒。”“而且眼睛的主人时常微笑着,我喜欢他笑的时候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和显而易见的危险。我总习惯去追逐危险,这习惯比尼古丁更难戒掉。”夏洛克就这样看着茶杯里的茶,眼睛里一直冰冷的翡翠色化成了一池春水滴落到茶杯里,带起了过往的涟漪。“可惜再也看不到了,笑容和拥有它的主人我再也看不到了。”“夏洛克~你是在为案子而疯狂还是在为我而疯狂?”“这个问题简直无聊,莫里亚蒂。你清楚我没有心更不会为谁而疯狂。”多么生硬的辩驳啊,夏洛克很想笑,因为他记起了莫里亚蒂扶额微笑时眼里的无奈和包容。他突然回想起了天台的那一幕,他早就不想在纠结分明的输赢,刺激的游戏,想起自己再次回到221B物是人非的一切……明白的有些晚了,代价也有些大。“我需要一个爱人,我需要怀念一个人。”杯中的茶有些凉了,夏洛克回过神又换了一杯。他身边的华生看了他一会儿,留下一件厚衣服,用力站起身,缓缓离开了。

“每个星期都会和我待一会儿,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似乎在回忆……曾经的人。”“不过最近会和我聊天,仿佛忘记了我是他的朋友。他和我聊,聊莫里亚蒂,他似乎忘记了莫里亚蒂的名字,称他为“我的镜中人”,有时突然会在回忆的过程中想起他的名字,边反复重复着“莫里亚蒂,莫里亚蒂!”像个兴奋的孩子,平复后回到屋里拿出本子和笔,仔细的写下“莫里亚蒂”,又在名字后写下12。写完后把本子放在腿上闭上眼睛,长时间的沉默。看着沉默的他我开始带着罪恶感的期望最近会有个大案子发生……”后来华生的小孙子在偷偷乱翻他的日记时写着这段文字的残页飘落了下来,可惜孩子还没识字,这页纸被他揉成一团丢来丢去的玩,最终滚进了墙缝里。再也没有被找到。

圣诞礼物

圣诞节到了,夏洛克窝在家里的沙发上抱着小提琴用杂乱的琴音诉说着自己的无聊。“如果你没事干你可以……”赫德森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华生急忙打断:“你可以看看报纸!”“你不会希望看到他用酒精灯以及其他化学工具制造黑暗料理的样子。”华生边扶额说边在心中祭奠自己那套可爱的厨房工具。

夏洛克百无聊赖的拿起报纸,上面一片国泰民安,烦躁的翻了几页,报纸被甩在了头盖骨先生的光滑头壳上,然后又慢慢地滑了下来。“真无聊,莫非大英政府送给了犯罪分子几卡车糖果要他们别在过节时捣乱吗!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和平相处了!”夏洛克烦躁的翻了个身,他觉得自己异常想念某个犯罪顾问。突然他感觉房间突然暗了一阵。

莫里亚蒂拽着一脸不情愿的莫兰走在喧闹的大街上,笑得像一个开心的孩子,莫兰却始终放不下属于军人的习惯,动作随意,眼里满是警戒。莫里亚蒂回过头看了看眉头紧皱的莫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眼前的商品店,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先生,如果您希望我放松一点,使我的性格看起来更符合这个节日的气氛没有问题,我可以做到……”莫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里亚蒂打断:“恩?你有什么不满吗?”边说还边很开心的看着周围商店的温馨的布置,而后又回过头用湿润的双目注视着莫兰继续说:“你看周围的商店布置的多么的温馨,我想让咱们也可以显得温馨~些。”“先生,你想要温馨的圣诞节我们完全可以买你喜欢物事去布置房屋,也可以选一家气氛不错的餐厅吃一顿完美的晚餐,甚至——还可以搞点属于您风格的餐后余兴节目,但是……”莫兰抬了一下头,又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左右,耸了一下肩:“您把我当成圣诞树,小麋鹿!给我带上毛茸茸的小鹿角浑身上下戴满可爱的Q版玩具是怎么回事!先生,万圣节您没有玩过瘾吗?”“NO~莫兰,别乱动,小朋友够不到你身上的礼物了!”莫里亚蒂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莫兰无奈且认命的闭上眼,回忆自己以前的峥嵘岁月突然很想流泪。自己的上司已经完全进入圣诞老人角色追忆童年去了……“不过,你关于餐后余兴节目的提议,很有趣。”莫兰看着对面有着蜜糖般颜色的眼睛里浮现出与之不相符的危险神色,不禁怔了一下。“你是乖孩子吗?”莫里亚地蹲下身来蹲下身来抱着小男孩语气温和。小男孩看着“可爱的”莫兰身上的玩具,回过头来眼神坚定的看着莫里亚蒂点了点头。“喜欢玩游戏吗?很好~你会遵守游戏规则吗?非常好。”莫里亚蒂高兴地点着头,眼神温柔的看着一脸期待的小男孩,把手里的玩具缓缓地送到他的眼前:“我们有一个游戏,来玩吗。”

夏洛克感到屋子突然变暗后立刻坐了起来,随后有些紧张的喊道:“约翰!赫德森太太?!”屋子随后亮了起来电视闪了几秒,又重新启动。插播新闻,镜头里的女人神色交集,东张西望,嘴里念叨着某个人的昵称,最终情感崩溃大喊着我找不到他了。夏洛克看着这条新闻静默了一会,“无聊。”这时赫德森太太跑了上来:“你还好吗?”我们的好管家有些紧张地问道。“约翰呢?”侦探躺回沙发答非所问。“他和女友出去了。”“无聊。”在管家准备长篇大论的时候被侦探无情的打断。“怎么会,夏洛克。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

“我想喝茶。”“在那个圣诞节、”“我!要!茶!”“天啊!好的,好的!”老好人管家有些愤怒的离开了。房间安静了下来。“夏洛克!”“My God~!又怎么了,普通人!”破门而进的探长有幸撞到一张暴怒的脸,探长赶忙拿出手机把这一场景及时定格。“你也有今天。”探长感觉很解气。“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有几家知名银行丢失大量货币,银行没有被强行入侵的痕迹,监控没有异常;还有关于儿童失踪的报警电话……”这时,探长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是一张图片,十几个抱着玩具玩耍的孩子和满地的现金,窗户上用彩色蜡笔写着:“猜猜我在哪?”之后又是几张图片。侦探看着手机,突然站了起来。探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有趣!”侦探蹦出家门,留下一脸惊悚的探长。根据图片查到位置对于侦探来说并不困难,根据地上的泥土颜色,窗外的景色,建筑,一系列的线索,罪犯似乎是故意让他找到那里。

“这是一个游戏。”侦探和探长到了所房子,比照片里还要温馨,除了天花板上的炸弹。在那里找到了另一个手机,短信仿佛如约而至,上面写着下一站。线索比之前要少了许多。一个地点接着一个地点,最后干脆玩起了文字游戏。伦敦的街头飘起了细雪,侦探却把风衣和围脖解开了,仰头望向天空,第一次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美好。

最后一个屋子里,侦探望着眼前的定时炸弹,牵连着商场前所有人。夏洛克信心十足的进行拆弹。最后一秒时间停了下来。突然,“滴——。”时间又动了起来。夏洛克惊慌失措的看向窗外,“啊!”“烟花真漂亮!咦?怎么还有纸币飘下来!”夏洛克的手机突然亮了“亲爱的,圣诞节快乐~礼物喜欢吗?”窗外打出“LOVE"字样的烟花映入侦探的眼中,没人看到他嘴角的笑意,也没人听到那句语调温柔的谢谢,因为他们在楼下抢救纸币。

此时的麦考夫看着自己的手机,那里面是关于自己宝贝弟弟一切的监控。手机又响了,是一条短信:“我们的游戏远没结束。”他把脸埋进手里,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又在后退,牙更疼了,就连脂肪都增加了。“不知道谁惹到了Boss,他眼神恐怖的且不顾礼仪的大吼他要取消和那个家伙私下见面时的一切点心和茶饮,一切服务按照经济危机时期的标准。”这句话来自麦考夫身边职员的日记。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夏洛克回到房间看到了冒着热气的茶杯摆在自己沙发椅旁边的桌子上。他到了一杯茶,站到窗子边,看到一个礼物盒子,里面有一个苹果,上面刻着“I —U”侦探拿起苹果,刻上了一颗心。沉默了一会,把苹果拿去洗了洗,咬了一大口。而此时,有两个知道对方身份后会打死对方的家伙正在网上在一个“如何整蛊死上司”的话题中聊得热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