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的莫里亚蒂

偶尔写些文字,但愿有人愿意停下欣赏。

等待

面对他突然而至的死亡,夏洛克也只是感到惊吓从而松开了第一次与他紧紧相握的手,他死去的时候心中平静,充满向往,手心依旧温暖干燥。夏洛克平静的做出判断,拿出手机,酝酿情绪拨打John的电话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夏洛克鬼使神差的回头望了眼躺在身后双琥珀色的眼睛依旧睁着却已经死去的莫里亚蒂。他的眼角一片冰凉他觉得自己心中并无哀伤。那个人再也不会眼中带着挑衅的神采看着自己,为了有趣谨慎细致的做着疯狂的事情,用充满戏谑的爱尔兰口音嘲讽这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像以往一样,我们的侦探平静的接受着这令人激动的胜利,精准的进行着每一步,与John悲伤的告别中夹杂着不易发现的颤音。

夏洛克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如此空旷,寂寥,他想也许是站在楼上的缘故。回头时有风吹过,莫里亚蒂的衣角轻不可见的跳跃了几下。也许他还活着。夏洛克这样想。当他甩开手机时再次不由自主的用余光扫向身后。夏洛克跳下楼时想,Jim.Moriarty自杀时是否和自己一样感到的刺激?不,他一定比我更刺激甚至有 更多的体验,或者愉悦。他总是比我更疯狂,更透彻。这只是几秒钟的事,后来他开始强制想自己该如何破窗而入才不会伤害到自己,毕竟自己和莫里亚蒂不一样,自己还没有全疯。和茉莉的那个吻在他的意料之中,他需要什么事来平复情绪,在吻茉莉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Jim.Moriarty的眼睛让他有些不自然,他又开始想在风吹过的时候,他的睫毛似乎动了……也许自己真的疯了。夏洛克这样想到,我需要镇静,他抚了抚自己的头发。

夏洛克讨厌等待。夏洛克开始了等待。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