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的莫里亚蒂

偶尔写些文字,但愿有人愿意停下欣赏。

雨天

Jim其实爱极了伦敦,他实在是喜欢伦敦湿润的空气,由缓至急的落雨,还有那些没有带伞的人在雨中的狼狈身姿。Jim身边的人分分撑起手中的雨伞,雨滴打在伞面上,发出有些钝的噼啪声,仿佛刚刚经过的高空陨落让它们有些脱力,满怀希望的想落入人们柔软的脸颊和衣服上,却打在冰冷的伞面上让它们感到痛苦,绝望,噼啪声里传递着它们对人们无情之举的控诉。

Jim偷身离开莫兰撑开的伞下,跑到了雨中,看着身边走进咖啡店和在店中抱着散发着温柔热气的咖啡的人报以怜悯的目光。之后在别人各色眼光的注视下展开双臂,迎接着伦敦的常客。似乎感应到这真挚的邀请,不一会Jim浑身上下都挂满了雨水。Jim并不在意湿透的衣服所带来的不适感,带着笑意缓步走在街道上,有时停下来注视一会儿在雨中摇曳的植物,抬起手跟它们打个招呼,仿佛老朋友见面。之后哼着alive继续向前走,他喜欢此时的喧闹宁静。

“哦,我觉得你再淋一会儿就快因高烧再也活泼不起来了。”身旁出现的低沉磁性的声音并没有令Jim吃惊,他笑着转过头说到“亲爱的侦探,看到你我还以为今天下的是高档红酒,这可真浪漫。”

Sherlock知道自己的样子比起Jim来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更糟,自己的头上还顶着因为直言真相令当事人恼羞成怒泼的高档红酒。他并不在意,甚至觉得那家伙的反应有趣极了,他有点了解为什么探长喜欢记录他出丑时的样子了。他满不在意的快步走出去,探长喊什么没有听清,刚出门被雨淋了一头。“也许格雷格是要提醒我拿伞。”Sherlock并没有回去取伞,他觉得今天有点糟糕,知道看到某个穿着被雨淋透的衣服,跟植物打招呼的神经质……温柔的家伙,对,观察力爆表的侦探把Jim与植物打招呼时的温柔看的一清二楚,即便他不想承认他死对头会温柔。就像此时Jim仰头看着他,侦探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场落在过去的雨。他才不会承认他对这场雨很感兴趣。顺着从Jim脸上缓缓流下的水滴,侦探还观察到了点别的,恩,只有一点,也许吧。

莫兰有些气氛的扔给Jim一条毛巾,把Jim挂在屋里的风衣挂到另一个房间的衣柜中,嘀咕着“再下几场雨也许我就可以改行卖特定号的风衣了!”到了晚上,果不其然Jim发起了高烧,还说胡话“莫兰,睡你麻痹,起来嗨!”莫兰表示很无奈,一边夺下Jim手中的炸药一边说“先生,吃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