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的莫里亚蒂

偶尔写些文字,但愿有人愿意停下欣赏。

圣诞礼物

圣诞节到了,夏洛克窝在家里的沙发上抱着小提琴用杂乱的琴音诉说着自己的无聊。“如果你没事干你可以……”赫德森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华生急忙打断:“你可以看看报纸!”“你不会希望看到他用酒精灯以及其他化学工具制造黑暗料理的样子。”华生边扶额说边在心中祭奠自己那套可爱的厨房工具。

夏洛克百无聊赖的拿起报纸,上面一片国泰民安,烦躁的翻了几页,报纸被甩在了头盖骨先生的光滑头壳上,然后又慢慢地滑了下来。“真无聊,莫非大英政府送给了犯罪分子几卡车糖果要他们别在过节时捣乱吗!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和平相处了!”夏洛克烦躁的翻了个身,他觉得自己异常想念某个犯罪顾问。突然他感觉房间突然暗了一阵。

莫里亚蒂拽着一脸不情愿的莫兰走在喧闹的大街上,笑得像一个开心的孩子,莫兰却始终放不下属于军人的习惯,动作随意,眼里满是警戒。莫里亚蒂回过头看了看眉头紧皱的莫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眼前的商品店,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先生,如果您希望我放松一点,使我的性格看起来更符合这个节日的气氛没有问题,我可以做到……”莫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里亚蒂打断:“恩?你有什么不满吗?”边说还边很开心的看着周围商店的温馨的布置,而后又回过头用湿润的双目注视着莫兰继续说:“你看周围的商店布置的多么的温馨,我想让咱们也可以显得温馨~些。”“先生,你想要温馨的圣诞节我们完全可以买你喜欢物事去布置房屋,也可以选一家气氛不错的餐厅吃一顿完美的晚餐,甚至——还可以搞点属于您风格的餐后余兴节目,但是……”莫兰抬了一下头,又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左右,耸了一下肩:“您把我当成圣诞树,小麋鹿!给我带上毛茸茸的小鹿角浑身上下戴满可爱的Q版玩具是怎么回事!先生,万圣节您没有玩过瘾吗?”“NO~莫兰,别乱动,小朋友够不到你身上的礼物了!”莫里亚蒂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莫兰无奈且认命的闭上眼,回忆自己以前的峥嵘岁月突然很想流泪。自己的上司已经完全进入圣诞老人角色追忆童年去了……“不过,你关于餐后余兴节目的提议,很有趣。”莫兰看着对面有着蜜糖般颜色的眼睛里浮现出与之不相符的危险神色,不禁怔了一下。“你是乖孩子吗?”莫里亚地蹲下身来蹲下身来抱着小男孩语气温和。小男孩看着“可爱的”莫兰身上的玩具,回过头来眼神坚定的看着莫里亚蒂点了点头。“喜欢玩游戏吗?很好~你会遵守游戏规则吗?非常好。”莫里亚蒂高兴地点着头,眼神温柔的看着一脸期待的小男孩,把手里的玩具缓缓地送到他的眼前:“我们有一个游戏,来玩吗。”

夏洛克感到屋子突然变暗后立刻坐了起来,随后有些紧张的喊道:“约翰!赫德森太太?!”屋子随后亮了起来电视闪了几秒,又重新启动。插播新闻,镜头里的女人神色交集,东张西望,嘴里念叨着某个人的昵称,最终情感崩溃大喊着我找不到他了。夏洛克看着这条新闻静默了一会,“无聊。”这时赫德森太太跑了上来:“你还好吗?”我们的好管家有些紧张地问道。“约翰呢?”侦探躺回沙发答非所问。“他和女友出去了。”“无聊。”在管家准备长篇大论的时候被侦探无情的打断。“怎么会,夏洛克。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

“我想喝茶。”“在那个圣诞节、”“我!要!茶!”“天啊!好的,好的!”老好人管家有些愤怒的离开了。房间安静了下来。“夏洛克!”“My God~!又怎么了,普通人!”破门而进的探长有幸撞到一张暴怒的脸,探长赶忙拿出手机把这一场景及时定格。“你也有今天。”探长感觉很解气。“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有几家知名银行丢失大量货币,银行没有被强行入侵的痕迹,监控没有异常;还有关于儿童失踪的报警电话……”这时,探长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是一张图片,十几个抱着玩具玩耍的孩子和满地的现金,窗户上用彩色蜡笔写着:“猜猜我在哪?”之后又是几张图片。侦探看着手机,突然站了起来。探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有趣!”侦探蹦出家门,留下一脸惊悚的探长。根据图片查到位置对于侦探来说并不困难,根据地上的泥土颜色,窗外的景色,建筑,一系列的线索,罪犯似乎是故意让他找到那里。

“这是一个游戏。”侦探和探长到了所房子,比照片里还要温馨,除了天花板上的炸弹。在那里找到了另一个手机,短信仿佛如约而至,上面写着下一站。线索比之前要少了许多。一个地点接着一个地点,最后干脆玩起了文字游戏。伦敦的街头飘起了细雪,侦探却把风衣和围脖解开了,仰头望向天空,第一次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美好。

最后一个屋子里,侦探望着眼前的定时炸弹,牵连着商场前所有人。夏洛克信心十足的进行拆弹。最后一秒时间停了下来。突然,“滴——。”时间又动了起来。夏洛克惊慌失措的看向窗外,“啊!”“烟花真漂亮!咦?怎么还有纸币飘下来!”夏洛克的手机突然亮了“亲爱的,圣诞节快乐~礼物喜欢吗?”窗外打出“LOVE"字样的烟花映入侦探的眼中,没人看到他嘴角的笑意,也没人听到那句语调温柔的谢谢,因为他们在楼下抢救纸币。

此时的麦考夫看着自己的手机,那里面是关于自己宝贝弟弟一切的监控。手机又响了,是一条短信:“我们的游戏远没结束。”他把脸埋进手里,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又在后退,牙更疼了,就连脂肪都增加了。“不知道谁惹到了Boss,他眼神恐怖的且不顾礼仪的大吼他要取消和那个家伙私下见面时的一切点心和茶饮,一切服务按照经济危机时期的标准。”这句话来自麦考夫身边职员的日记。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夏洛克回到房间看到了冒着热气的茶杯摆在自己沙发椅旁边的桌子上。他到了一杯茶,站到窗子边,看到一个礼物盒子,里面有一个苹果,上面刻着“I —U”侦探拿起苹果,刻上了一颗心。沉默了一会,把苹果拿去洗了洗,咬了一大口。而此时,有两个知道对方身份后会打死对方的家伙正在网上在一个“如何整蛊死上司”的话题中聊得热火朝天。

评论

热度(21)